文章
  • 文章
搜索
最新资讯
更多
  • 36年老品牌推出新品“随酌”,互步独特模

    快消新品想要脱颖而出,既需要新品成长初期品测数据,又需要精准的目标客户;既需要有效精准的传播推广渠道,更需要低成本、可靠、多样化的推广方式。  最近,“随酌”与

  • 超500+餐饮人将汇聚深圳,共启2021

    创新,已经成为一个行业永恒不变的话题。创新能力,决定一个餐饮企业未来的位置!历经2020疫情“黑天鹅”,餐饮行业发生了哪些变化?消费者行为发生了哪些改变?有哪些

  • 网易云商作为TOP级数字化赋能企业 入选

    说起“数字化”,一定绕不开的一个行业是:零售行业。区别于其它行业,零售行业早早在采购、营销、销售以及供应链、门店管理、会员服务体系等各个环节上拥抱大数据、AI等

  • 2021 FBDMS食品饮料品牌数字营销

    2021年4月23号,第二届FBDMS食品饮料品牌数字营销峰会在中国上海绿地万豪酒店成功举办。FBDMS2021汇聚了来自康师傅、太古可口可乐、格力高、亿滋食品

  • 普渡科技新品“葫芦”,不断突破应用边界

    智能服务机器人领域又传来好消息,4月19日,普渡科技新品“葫芦“正式在官网上开启预售。3月18日,普渡科技在北京隆重召开以“绽放”为主题的新品发布会,数百家行业

  • 火爆预售中 | 普渡科技推出配送迎宾二合

    去年突发的新冠疫情,让众多行业陷入停滞,因人流密集、顾客流动性较大,餐饮行业成为重灾区。纵观2020年餐饮行业大数据,呈现给我们的是一个V字的触底反弹,在度过了

  • 多家社区团购平台受罚,商超便利携手顺丰同

    日前,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公布对阿里巴巴的处罚决定书,责令其停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并处以182.28亿元的罚款。无独有偶,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随后就不正

  • 6月深圳国际自有品牌展,助力选品的一站式

    近年来,商超便利店、电商、新零售商、品牌商、专业店等众多零售商都已进军自有品牌市场,抢得先机。在欧洲,自有品牌产品占总快消品市场份额30%,在中国,自有品牌正在

  • 智能零售助力,谁是下一个爆红品牌

    长沙远道而来的时尚茶饮品牌自4月初现身深圳开始,热度持续不减,不少身边的朋友至今未能亲手捧起爆红的“幽兰拿铁”。据了解,深圳分店并不持续营业:这家“快闪店”仅营

  • 神州数码出席赋传·零售峰会,助力零售企业

    4月23日,Future China 赋传·零售峰会在上海拉开帷幕,超过250位零售品牌商CEO、CMO、CIO团队参与其中。神州数码应邀出席,并与零售品牌门店

详细内容

黄峥卸任拼多多,但电商已经进入“重模式”的竞争

时间:2021-03-30     作者:零售商业评论【原创】   阅读

黄峥卸任拼多多,但电商已经进入“重模式”的竞争


黄峥辞任拼多多董事长,一声惊雷。


关于黄峥的想法和拼多多的发展,很多媒体都从不同角度做了解读。而今天我们要站在电商发展的线条来看,这个时间点或许会是行业进入新比拼赛的比较好的记忆点。


巨头电商平台之间的竞争已经驶入了一个新的阶段,重模式阶段。


黄峥辞任拼多多董事长,或许成为一个关键时间点


我们从黄峥辞任拼多多董事长一事说起。从他的致股东信全文,我们可以看出一些关键信息。


董事们批准了我辞去拼多多董事长职位的请求,陈磊将从即日起接任董事长,并继续担任CEO一职。在不再担任董事长和拼多多管理职位后,我的1:10的超级投票权也将失效。我名下股份的投票权将委托拼多多董事会以投票的方式来进行决策,同时我个人承诺个人名下的股票在未来3年内继续锁定,不出售。


原本计划在一年整的时候和陈磊完成董事长职位的交接。两个原因让我们决定将这个计划中的交接进一步提前了一些。一是行业竞争的日益激烈甚至异化让我意识到这种传统的以规模和效率为主要导向的竞争是有其不可避免的问题的。要改变就必须在更底层、根本的问题上采取行动,要在核心科技和其基础理论上寻找答案。要确保它10年后的高速高质量发展,那么有些探索现在已经是正当其时了。我作为创始人,跳脱出来去摸一摸10年后路上的石头。


二是因为疫情等原因导致的外部环境的剧烈变化,也加速了拼多多内部业务和管理的迭代。拼多多从一个纯轻资产的第三方平台,开始转重,在仓储、物流及农货源头开始进行新一轮的投入,新的业务开始在拼多多内萌芽并迅速成长。这既改变了拼多多,更催生了、锻炼了新一代的领导者、管理者,也是时候逐步让更多的后浪起来塑造属于他们的拼多多了。


黄峥卸任拼多多,但电商已经进入“重模式”的竞争


退出之后的要做什么?公开信中黄峥还表示,去做一些食品科学和生命科学领域的研究。比方说,通过对农产品种植过程的方法的控制,我们是否有可能对马铃薯、番薯、西红柿等的潜在有害重金属含量进行可靠有效的控制,同时对其可能有的、有益的微量元素进行可控的、可标准化的提升?...通过植物蛋白来合成生产出肉的替代品...进一步研究出蛋白质机器人等


关于黄峥的动向和对拼多多的影响,很多媒体在不同角度都以说过。我们的观察点在,从这个时间点,看下一阶段电商行业的竞争。


看下黄峥退出拼多多的同时,还伴随着一份新财报。


3月17日,拼多多发布2020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截至2020年底,拼多多年活跃买家数达7.884亿,年成交额(GMV)为16676亿元,同比增长66%。


四季度,拼多多营收增长146%至265.477亿元,全年营收增长97%至594.919亿元。


非通用会计准则下(Non-GAAP),拼多多四季度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1.845亿元,全年归属净亏损为29.65亿元,均较上一年同期大幅收窄。


我们特别关注的,截至2020年底,拼多多年活跃买家数达到7.884亿,比上年底增加35%。而2020年全年,拼多多累计新增活跃买家超过2亿。


用户层面,拼多多确实增长的快。也让阿里、京东们眼馋。但面对阿里,挑战还是非常的大。


如果看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拼多多的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只有阿里巴巴的五分之一。


当然,拼多多才跑了6年,在业务线及发展厚度上也与阿里还有较大差距。这些从市值上的差距也能直观反映。截止发稿,阿里市值是6491.10亿美元,拼多多是1738.93亿美元。


在今年2月阿里的发布的财报显示,阿里巴巴集团发布2021财年第三季度财报:阿里巴巴核心商业稳固健康,同时,在用户体验提升、商家数字化运营服务和供给策略等方面的持续创新,进一步推动了平台用户和商家的增长。


而阿里的核心电商,主要是中国零售商业中的2C的淘宝、天猫等和2B的1688.com、速卖通、零售通等,还有面向海外的LAZADA、跨境的考拉,物流服务的菜鸟,新零售板块及口碑、饿了么、飞猪等本地生活业务等。核心电商一直以来都是阿里的主基地,近年核心电商都占比超8成。


短期想要撼动阿里,不太现实。


摩根大通认为,当拼多多的年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阿里时,用户数的增长对投资者来说已经不再是一个重要的指标。投资者需要关注拼多多的ARPU,以及拼多多为占据更大市场份额而采取的策略所取得的成效。


所以说,这个时间节点站在整个电商业来看,都是蛮关键的。


后流量时代,争夺在哪里?


流量之争会持续,我们认为关键词或仍在下沉市场。


拼多多的用户能取得短短几年内的快速增长,下沉市场一直是主阵地。现在阿里、京东也都盯上了这块增量市场。


就市场发展来看,还大有可为。目前特别是下沉市场中的电商平台活跃用户规模近4亿人,占移动电子商务活跃总数的57.4%(超过总数一半),日均使用时长突破1小时。


此前《下沉市场洞察报告》,84%的品类在三至六线城市消费者的数量已经超过一二线城市。

黄峥卸任拼多多,但电商已经进入“重模式”的竞争


而京东方面,最新的2020年全年财报上来看,2020年京东全年净收入为7,458亿元人民币(约1,143亿美元),其中净服务收入为939亿元人民币(约144亿美元)。在业务数据方面截至2019年12月31日,京东年度活跃用户数增长至4.719亿,单季净增超过3000万,全年净增近1.1亿活跃用户。其中,超过80%的新增活跃用户来自于下沉市场。


而针对下沉市场的淘宝特价版,在阿里巴巴最新一季财报中,披露了淘宝特价版的用户规模,其月活跃用户数(MAU)已接近4000万,相当于每20天翻一番,这个速度创下电商史的新记录,而上一轮记录的创造者拼多多实现0到4000万MAU的用时为近21个月。近日,还有媒体传淘宝特价版拟开通微信小程序。


我们认为,接下来,增量、复购、活跃度还是核心。流量的争夺还会聚焦在核心及高频类目的竞争。所以社区团购也成为阿里、京东、拼多多都要全面发力的领域。


巨头们已经进入“重模式”的竞争


事实上,对于阿里、京东、拼多多等巨头而言,未来的竞争早已不仅局限于线上电商之间的竞争,而是涉及行业更宽度和更深度,重模式的竞争。


这个重模式,之所以重,就在以往电商平台聚焦在前端2C或2B的平台销售层面。现在要从底层的链路打穿,涉及到源头供应链的竞争、从线上到线下实体布局的竞争、整合能力的竞争、物流的竞争、数字化赋能的竞争...等等。


从产业带源头来看,我们看,阿里、拼多多、京东都在对产业带布局发力。

此前,阿里巴巴公布扶助中小企业的“春雷计划”半年成绩单。半年来,20个省市、2000个产业带,和阿里巴巴一起实现“数字化”突围。有1800个农产品特色产业带参与、销售了80万款农产品、近1000个区域公用品牌在阿里巴巴平台上进行运营。


天猫发布的《双十一产业带“回血”报告》显示,产业带天猫“双11”期间的总体成交额同比去年增加13.7倍,其中,“头部”产业带成交额同比增速高于大盘。

黄峥卸任拼多多,但电商已经进入“重模式”的竞争


而去年11月,拼多多也正式推出了新品牌计划2.0。预计将在2021年—2025年扶持100个产业带,订制10万款新品牌产品,带动1万亿销售额。而京东旗下的京喜也落地到产业带。


再看物流领域,物流的投入方面,阿里、京东还在持续投入。阿里已经手握多张王牌,菜鸟也已经实现正经营。京东物流营收已经占比京东整体营收近4成,上市在即。


比如阿里最新财报显示,菜鸟网络实现正经营现金流。在菜鸟网络方面,在12月份季度中,菜鸟网络的收入相较2019年同期的人民币7,518百万元增长51%。


例如,在国内,菜鸟网络及其合作伙伴在天猫双 11 全球狂欢季期间处理了超过 23 亿个订单;在国外,2020 年 12 月,菜鸟网络为速卖通业务调度了超过 200 班次的国际货运包机航班,提高了速卖通订单的履约效率,将由中国订单送到国际市场的平均派送时间缩短了3.5 天。

黄峥卸任拼多多,但电商已经进入“重模式”的竞争


而京东物流这几年整体的发展上来看,走的也比较平稳。截至2020年12月31日,京东物流运营超过900个仓库,包含京东物流管理的云仓面积在内,仓储总面积约2100万平方米;2021年2月,京东物流已通过其联席保荐人,向香港联交所提交上市申请表格。


京东物流方面此前表示,开放两年多来,京东物流的外部收入总体占比已近40%。根据统计数据,自2017年至2020年,京东集团净服务收入中,来自于物流及其他服务收入的占比保持不断攀升状态,从16.8%、27.0%、35.5%增长至43.1%。目标是,在2023年京东物流外部单量收入超过50%。


而拼多多在物流领域掉队就明显。拼多多与极兔快递的合作,还不知道是否能带来些花火。


还有就是电商+实体零售的闭环大融合,实体的布局也绝对是“重投戏”。


在线下布局来看,阿里布局已经非常靠前。一面是重资孵化的盒马,还有阿里收购的实体零售,比如银泰、大润发等,以及零售通链接的100万+的实体小店。

黄峥卸任拼多多,但电商已经进入“重模式”的竞争


截至去年9月,盒马门店数达到222家,主要分布在一、二线城市,年活跃消费者超过了2600万。而去年底,大润发创始人黄明端宣布,正式交棒给阿里B2B事业群零售通事业部总经理林小海担任大润发CEO。高鑫零售旗下大润发和欧尚超市484家门店已经全面实现在线化,并接入饿了么、淘鲜达和天猫超市共享库存业务。所有门店都提供门店5公里范围内1小时达配送,其中180家门店支持20公里范围内半日达服务。


而京东方面此前拿下五星电器,后与国美牵手,线下专营店也在加码。特别是针对核心家电类目,如京东电脑数码专卖店门店数超800家等。


当然,除了上述,巨头们还有很多层面,包括一些无人零售、无人门店,及技术应用领域的投入。


这些都是看起来非常重的投入,但长远来看,竞争壁垒也在这些地方。

竞争进入“重投戏”。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