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

马云:阿里历史上所有重大的决定,都跟钱无关

时间:2019-09-22     作者:零售商业评论【原创】

马云:阿里历史上所有重大的决定,都跟钱无关


在这个如战场的商场里,马云驰聘了20年,终于在2019年9月10日,迎来了“解甲归田”的时刻。他也从当年拍照只能站在角落里的“丑”小子成为如今受人尊敬的马先生。毫无疑问,阿里成就了“马先生”,但马云让阿里成为一家在国内外极具影响力且受人敬仰的企业。

而这一切的“利”与“名”,乃至阿里未来要成为一家102年的企业,都基于价值观之上。就如马云所言,阿里历史上所有重大的决定,都跟钱无关,都跟价值观有关。

如今,阿里也迎来了新的价值观——“新六脉神剑”。我们不妨来看看,阿里在新的价值观的引领下将如何向“102年”迈进。


马云:阿里历史上所有重大的决定,都跟钱无关



01、本该躺着赚钱的银行成了“傻子银行”

因为“客户第一”,阿里把网商银行做成了“傻子银行”。

在人们以往的印象里,银行都是躺着就把钱给赚的,但阿里的网商银行的所作所为却让人大跌眼镜。

网商银行2018年的净利润只有6.7亿元,在当时所有已公布年报或财报的银行中,利润几乎垫底,甚至比不上大型银行一天的利润。但用户数量却是行业第一。

马云:阿里历史上所有重大的决定,都跟钱无关



用户数量是行业第一,但“利润”在行业几乎垫底,这样的网商银行犹如手上有一副好牌,却打得稀巴烂,你说它是不是“傻”?

但网商银行就是要当“傻子银行”。

网商银行行长金晓龙曾表示,营收和利润从来不是网商银行在意的目标,今年,网商银行有且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继续服务更多的小微商家,并尽力降低给小微商家的贷款利率。如果说做这件事是傻子,那我们就是要继续当一家“傻子银行’。

无疑,对于阿里而言,为更多的小微商家“雪中送炭”的意义大于“利润”。


02、再穷也要拿出100万

因为“员工第二,股东第三”,即使在2001年互联网泡沫期间,“穷的叮当响”的阿里仍做出每年拿出100万、用于培训员工和管理层团队的决定。若不是有着这样的魄力以及坚守价值观的决心,或许这100万早已用作于“阿里十八罗汉”的遣散费。


03、支付宝为“信任”而生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是网络时代未到来之前的交易方式,但网络交易的出现,人与钱、钱与货、货与人,都变成了一堆数字及描述,如今,无线支付更是成为我们的日常。但21世纪初,无论是名声在外的eBay还是刚成立不久的淘宝,“信任危机”犹如一条难以越过的鸿沟,而如何越过去,是淘宝战胜eBay的关键。支付宝因此而生,随后于2005推出“你敢付,我敢赔”服务,给予了用户一颗定心丸,淘宝自此向阳而生。


马云:阿里历史上所有重大的决定,都跟钱无关


往下的日子里,无论是首创“快捷支付”,还是向小微企业和商家提供无抵押、无担保的纯信用贷款,再到推出“芝麻信用”,支付宝的每一步无不在践行着“因为信任,所以简单”的价值观。

在很长的一段日子内,“因为信任,所以简单”也是支付宝的slogan。


04、唯一不变的是变化

9年前,云计算还是个“伪命题”。那时的马化腾认为云计算这事可能得一千年,得到阿凡达那个时候才能实现;李彦宏则认为云计算是新瓶装旧酒。但马云却坚定地表示,对云计算充满信心、充满希望。至此,即使有他人的劝阻,马云仍重投云计算,每年投10亿,连续投了10年。

马云:阿里历史上所有重大的决定,都跟钱无关


如今的阿里云仅次于亚马逊AWS、微软Azure,成为全球市场前三,不但为阿里庞大的交易数提供强有力的保障,更是为阿里的业绩增长贡献了一份不可小觑的力。阿里云对阿里巴巴净收入的贡献已经从15财年的1.7%增加到了18财年的5.4%。据美国投资机构Trefis预测,到2020财年,阿里的云计算业务将保持每年超过60%的增长速度,达到57亿美元。与此同时,阿里巴巴的总体净收入也将从18财年的400亿美元增长至20财年的700亿美元。如此一来,云计算对于阿里巴巴净收入贡献将超过8%。

除了云计算,在新零售、AI等等领域,都有着阿里的身影。或许现在的阿里就如同美国畅销书作家斯宾塞·约翰逊在《谁动了我的奶酪?》书中所提的那样:享受变化!尝试冒险,去享受新奶酪的美味!


05、因为价值观,中国4310乡村成了“淘宝村”

马云在阿里创立之初,便提出在当时看来像是一个“笑话”的口号——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但就是在这个“诳语”的鞭策之下,阿里不但没有成为“笑话”,而且让中国4310乡村受益于此,摇身一变成为一个个“淘宝村”,带动就业机会超过683万个。在过去的一年里,全国淘宝村和淘宝镇网店年销售额合计超过7000亿元。

据相关报告预计,未来全国淘宝村将超过2万个,将带动超过2000万的就业机会。


06、马云:做企业不能当侠客

没有“中供铁军”或许就没有现在的阿里巴巴,用马云的话,“没有B2B就不会有阿里巴巴”。但因2011年“黑名单事件”,“中供铁军”被间接地解散了,其相关高管也因此引咎辞职,另有上千名“铁军”转岗的转岗、离职的离职。至此,“中供铁军“成为历史。

于马云而言,这是一次切肤之痛的经历,但他不得不这样做。马云曾说,“做企业不能当侠客。我是公司文化和使命感的最后一道关。作为大家信任的CEO,我要做的是捍卫这个公司的价值体系。如果你叫我一声‘大哥’,我就可以不杀你,那以后,有多少兄弟叫我‘大哥’?我不是‘大哥’。”

在马云眼里,任何人都应坚持业绩和价值观的双重目标,缺一不可。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